××少年儿童出版社与杜××图书发行权侵权纠纷案-专利诉讼-专利服务-安徽高界知识产权代理重庆时时彩

专利诉讼news

您当前位置:重庆时时彩 > 专利服务 >  专利诉讼

××少年儿童出版社与杜××图书发行权侵权纠纷案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7-11-22 14:37

一、案件当事人:

        原告:××少年儿童出版社

        被告:杜××

二、案件性质:

        著作权(图书发行权)侵权纠纷

三、案情:

        原告××少年儿童出版社于20051月份翻译并出版发行了奥地利作家托马斯·布热齐纳创作的系列儿童冒险小说《超级版冒险小虎队》(原版为德文)中文版。2005517日,原告在石家庄图书批发市场杜××经营的的××书店内购得三套《超级版冒险小虎队》系列丛书,石家庄市××公证处对购书过程出具了公证书。经原告工作人员鉴定,其从××书店购买的丛书系盗版图书,原告据此认为该书店出售盗版图书的行为侵犯了其对中文版《超级冒险小虎队》的专有出版权。20058月,原告将该书店的业主杜××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销售《超级版冒险小虎队》盗版书籍,移交或者销毁剩余盗版书籍,并保证不再销售、传播上述盗版书籍;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8万元、律师费1万元以及为制止侵权指出的合理费用2000元,共计人民币9万元。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共向法庭提交了12份证据,主要包括其与德国某出版社签订的许可其翻译并出版发行《超级版冒险小虎队》的合同、原告和翻译者签订的委托翻译合同、石家庄某公证处对原告购买盗版书的过程出具公证书、正版书和盗版书的区别的鉴定、支出的律师费和合理费用的票据等。

        被告杜××答辩认为:1、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对中文版《超级冒险小虎队》享有出版发行权。首先根据著作权法的地域性,作为翻译作品,《超级版冒险小虎队》系列丛书德文版在中国境内的著作权属于原作者享有,没有证据证明德国某出版社有权许可原告翻译并出版发行;其次,即使德国某出版社有权许可或者得到作者的授权,根据双方签订的出版合同,原告应当在20041231日以前出版发行中文版,否则合同中许可给原告的权利将自动回归德国出版社,而原告出版的作品上标明的出版时间是20051月第一版,因此,原告的出版行为本身即没有获得授权,也是盗版行为,其无权起诉被告。2、石家庄某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与事实不符,公证人员没有到现场对原告购买所谓盗版书的过程进行现场监督。3、被告出售的图书有合法的来源。4、即使被告的行为构成侵权的前提下,原告请求赔偿9万元的经济损失没有法律依据。被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交了出售图书的工作人员证明公证人员没有进行现场监督的证明、进货渠道的证明以及完整的销售记录。

四、审理结果: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7月,原告与德国某出版社签定了一份出版合同,该合同的约定了以下事项:1、德国某出版社(甲方)将《超级版冒险小虎队》唯一的合法翻译权授予××少年儿童出版社(乙方);2、乙方同意在本合同签订之日起18个月内出版作品,时间最晚为20041231日,所需费用由乙方自行承担;3、在以下情况发生时,本合同自动成为无效,所有本合同中授予乙方的版权将自动停止,并回归甲方,无需另行通知:……7-2、当乙方无法在18个月内出版有关作品的中文版时。……。合同签订后,××少年儿童出版社未按合同约定期限出版《超级版冒险小虎队》中文版丛书,根据××少年儿童出版社提交的正版中文版丛书,该书正式出版时间为20051月。

        法院经审理认为,由于原告没有在出版合同约定的出版期限内出版中文版《超级版冒险小虎队》丛书,导致其出版该丛书的权利丧失,其事后出版的行为系无证出版,其出版行为不受法律保护。原告主张合同继续有效,但未能提交相关的证据加以证明。综上,法院认为原告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法院不予支持。

五、点评

        本案涉及的最主要的法律问题是包括著作权的地域性、涉外出版许可合同签订中许可方的权利的核实、被许可方权利的范围确定、著作权侵权案件中的原告如何证明其权利,尤其是在涉案作品为演绎作品的条件下,原告如何证明其享有的著作权权利问题。

        1、所谓著作权的地域性,是指著作权只在法律所确认和保护的地域内有效。虽然无论是根据国际公约的规定还是大多数国家国内法的规定,作品的著作权都是自动产生的,但所谓的世界版权还是不存在的。作为一典型的技术性立法,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著作权法确认和保护的权利人的著作权只能在该法法律效力所及于的地域范围内有效,不能及于该地域以外的国家或者地区。以本案为例,奥地利作家托马斯·布热齐纳创作的系列儿童冒险小说《超级版冒险小虎队》德文版在德国出版之日,依照中国著作权法的规定产生其在中国境内的著作权。也就是说,在本案中,如果作者没有将其德文版作品在中国境内的著作权转让,权利人仍是作者托马斯·布热齐纳。

        在此情况下,如果国内的出版社有意翻译成中文版并出版发行,那么其应当从真正的权利人即作者托马斯·布热齐纳处取得授权。在此,需要说明的是,翻译外文作品本身不需要经过著作权人许可或者授权,翻译作品本身产生一新的作品,翻译者对翻译作品享有著作权,但其著作权的行使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譬如发表翻译作品应当注明原作者姓名,复制、发行翻译作品需要经过原著作权人授权。

        2、随着世界各国文化的交流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内出版社有意翻译并出版国外的优秀作品,需要签订涉外的出版合同,但在实际操作中存在诸多的问题,导致被诉侵权的法律风险增加。由于原著作权人一般为自然人,联系不便或者根本无法联系,因此一些国内出版社往往在没有取得授权的情况下即翻译、出版、发行中文版作品;也有一些出版社从原版作品的出版者处取得授权,而对该出版者是否是真正的权利人或者其授权许可是否得到作者的授权不予核实即与其签订出版合同,而其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不是真正权利人或者根本无权许可。在上述两种情况下,出版者的行为均会构成著作权侵权。

        在本案中,被告提出抗辩称的原德文版作品的著作权人是原作者托马斯·布热齐纳,原告不能证明德国××出版社有权许可原告翻译、出版、发行是有法律依据的。原告要证明这一问题,仅仅提供其从其与德国××出版社签订的出版合同是不够的,还需要提供作者将在中国境内的著作权权利转让给德国××出版社或者授权其许可第三方翻译、出版、发行的证据。

        即使在德国××出版社有权许可的情况下,原告可以行使的著作权权利范围也应当限定在出版合同约定的范围内。由于原告没有在合同约定的最晚期限内出版发行中文版,导致其在最晚期限后出版发行中文版作品本身即没有得到权利人的授权,因此,在没有得到原作品著作权人许可的情况下其不能行使其对翻译作品享有的著作权权利即要求被告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

        3、在著作权侵权案件的实体审理中,首先需要确定的一个问题是原告的权利是否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往往也经常被原告、被告双方都忽略,原告一般想当然的认为自己享有著作权权利而对自己的权利不加分析即仓皇起诉,而被告往往也认为既然对方告了自己,那他肯定享有权利。这样,均加大了当事人败诉的风险。

        实际上,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原告著作权权利及其内容的证明问题至关重要。根据著作权法以及相关行政法规、司法解释的规定,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或者制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著作权、与著作权有关权益的权利人。因此,提交署名的作品或者制品可以作为著作权的证明,包括涉及著作权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等。此外,著作权登记证书、认证机构出具的证明、取得权利的合同也可以用来证明原告的著作权。

        在本案中,正是由于原告用以证明其享有著作权的证据不能证明其获得真正有权许可的权利人的许可,反而证明了其出版发行已经超过出版合同约定的最晚出版期限、许可的权利已经被收回,才导致其最后败诉的。

上一篇:北京××图片公司与××报社著作权侵权纠纷案 下一篇:“世纪金源集团”诉河南世纪金源不正当竞争案例


郝先生 :139 6509 1155

方先生 :180 1088 8881

电话:0551-65267207

传真:0551-66671221

地址:安徽合肥市高新区深港城8栋3楼 北京市海淀区 济南市市中区

COPYRIGHTS © 2017,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高界知识产权代理重庆时时彩 备ICP1111nbsp; 技术支持 :中坤天华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秒速赛车官网 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